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阳明心学十讲:第八讲 无善无恶(上)

2019-07-08 09:15:35 来源:beplay下载体育日报 司雁人

  “致良知”肯定不能作恶,王阳明进而强调,“有意为善”也不是致良知。心体上“有”即不能正,“性善”“性恶”无论哪一说成立,“良知说”都会失去意义。只有心之本体无善无恶,遇事良知才有用力处。

  第一节 缘起

  嘉靖六年(1527)九月,王阳明被朝廷起用,奉命赴广西讨伐思恩、田州一带闹事的少数民族。即将从绍兴起程时,钱德洪和王汝中(畿)探讨学问,汝中例举先生曾经教诲的话,说:“无善无恶是心之体,有善有恶是意之动,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。”

  德洪说:“你认为这几句话怎样?”

  汝中说:“这几句话大概还没有说完全。若说心体是无善无恶的,那么,意也是无善无恶的意,知也是无善无恶的知,物也是无善无恶的物。若认为意有善恶,终究在心体上还有善恶存在。”

  德洪说:“心体是天命之性,原本是无善无恶的。但是,人心受到沾染,在意念上就有善恶。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,正是要恢复那性体的功夫。若意本无善恶,那么,功夫也就不消再说了。”

  这天夜晚,德洪和汝中在天泉桥陪先生坐,各人谈了自己的见解,特向先生请教。

  先生说:“如今,我将要远征,正想给你们来说破这一点。两位的见解,恰好可以互为补充,不可偏执一方。我开导人的技巧,原本有两种:资质特高的人,让他直接从本源上体悟。人心原本是晶莹无滞的,原本是一个未发之中①,资质特高的人,只要稍悟本体,也就是功夫了。他人和自我、内和外一切都透彻了。另外一种人,资质较差,心不免受到沾染,本体遭受蒙蔽,因此就教导他从意念上实实在在为善去恶,待功夫纯熟后,污秽彻底荡涤,本体也就明净了。汝中的见解,是我用来开导资质特高的人;德洪的见解,是我用来教导资质较差的人使用的方法。两位若互为补充借用,那么,资质居中的人都可被导入心学的坦途。若两位各执一词,在你们眼前就会失去心学信徒,就不能说你们完全领会了我的学说,掌握了我教人的方法。”

  先生接着说:“今后和朋友讲学,千万不可抛弃我的宗旨:无善无恶是心之体,有善有恶是意之动,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。只要根据我的话因人施教,自然不会出问题。这原本是上下贯通的功夫。资质特高的人,世上很难发现,本体、功夫一悟全透,就是颜回、程颢这样的人也不敢自许,岂能指望他人?人有受到污染的心,若不教导他在良知上切实用为善去恶的功夫,只去悬空思索一个本体,所有事都不切实加以处理,这只不过是修养成了一个虚空死寂的坏毛病。这个毛病不是小事情,所以,我不能不在这里向你们讲清楚。”

  这一天,钱德洪和王汝中都有所得。

  这是王阳明生前最后一次重要论学活动,既谈了心学“道体”,也谈了教学方法。活动因称“天泉证道”,道体因称“四句教”。教学方法根据不同对象已经说得很明白,无须再讨论。“天泉证道”的重大意义,是阳明在临近生命的终点,用这四句教言进一步夯实了自己的良知学说,同时也使心学有了一个更加简明扼要的表达。

  注:

  ①未发之中:《中庸》:“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。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育物焉。”我们心中产生的喜欢、愤怒、悲哀、快乐等各种情感,不会影响到我们对事物的观点,这种状态叫做“中”;表达(对某事物)的观点及情绪时采用恰当的方式,既不会令他人难受同时又能将自己的观点表达清楚,这种境界叫做“和”。“中”是天下的根本所在,“和”是最普遍通行的准则。达到“中和”的境界,天地就秩序井然了,万物就生长发育了。此即所谓中庸之道。

  第二节 王阳明的教育思想

  王阳明的教育观念,以培养人的道德境界为指归,即:学为圣人之道,学以变化气质,学以致良知。他竭力反对“分尊德性、道问学作两件”,认为应当把两者统一起来,指出:“道问学即所以尊德性……岂有尊德性,只空空去尊,更不去问学?问学只是空空去问学,更与德性无关涉?”①他把德育和智育看成是相辅相成、相互促进的关系。

  郭沫若曾给予王阳明的教育思想以高度评价:“王阳明对于教育方面也有他独到的主张,而他的主张与近代进步的教育学说每多一致。”②

  在教育观念方面,王阳明提倡因势利导、寓教于乐、教学相长、随才成就。在教育方法上,他主张循序渐进,采用启发式、讲例子、打比方。在教育态度上,他允许人犯错误而改正错误。

  阳明认为,培养人的道德情操应从娃娃抓起,他在南安、赣州恢复社学,专门写了一个《训蒙大意》,发给诸教读,对儿童教育的方针和方法提出了全面意见:

  今教童子,惟当以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为专务。其栽培涵养之方,则宜诱之歌诗以发其志意,导之习礼以肃其威仪,讽之读书以开其知(智)觉。今人往往以歌诗习礼为不切时务,此皆末俗庸鄙之见。

  大抵童子之情,乐嬉游而惮拘检,如草木之始萌芽,舒畅之则条达,摧挠之则衰痿(萎)。今教童子,必使其趋向鼓舞,中心喜悦,则其进自不能已。譬之时雨春风,沾被卉木,莫不萌动发越,自然日长月化;若冰霜剥落,则生意萧索,日就枯槁矣。故凡诱之歌诗者,非但发其志意而已,亦以泄其跳号呼啸于咏歌,宣其幽抑结滞于音节也;导之习礼者,非但肃其威仪而已,亦所以周旋揖让而动荡其血脉,拜起屈伸而固束其筋骸也;讽之读书者,非但开其知(智)觉而已,亦所以沉潜反复而存其心,抑扬讽诵以宣其志也。凡此皆所以顺导其志意,调理其性情,潜消其鄙吝,默化其粗顽,日使之渐于礼义而不苦其难,入于中和而不知其故。

  若……责其检束,而不知导之以礼;求其聪明,而不知养之以善;鞭挞绳缚,若待拘囚。彼视学舍如囹狱而不肯入,视师长如寇仇而不欲见,窥避掩覆以遂其嬉游,设诈饰诡以肆其顽鄙,偷薄庸劣,日趋下流。是盖驱之于恶而求其为善也,何可得乎?③

  这段精彩论述概括来说就是因势利导,就是顺着儿童喜好嬉戏的特点,让他们在欢娱中不知不觉地接受教育,成为有道德、有教养的人。这里特别强调了寓教于乐的重要性。

  在具体教学上,王阳明确立了少而精的原则:“凡授书不在徒多,但贵精熟。量其资禀,能二百字者,止可授以一百字。常使精神力量有余,则无厌苦之患,而有自得之美。”④

  阳明特别反对教师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势训人,他读宋史,对程颐责备哲宗一事深有感触。

  程颐(1033——1107),字正叔,学者称为伊川先生,曾是著名学者周敦颐的学生,后来成为程朱理学的代表人物。他十八岁时进太学读书,写了一篇《颜子所好何学论》,太学教授、国子监博士胡瑗大加赞赏,当即召见,进行表彰。后来,程颐专以讲学授徒为业,名气越来越大,宋哲宗即位后,司马光执政,以其为崇政殿说书,给小皇帝讲课。

  做了帝师,程颐更加一本正经。一次,刚满十岁的哲宗在课间休息时折了一根柳条,学着骑马的样子,自以为很是威风。这本是小孩子的天性,但程颐见了却大不高兴,当着宫女和太监们的面,将小皇帝责备了一番:现在正是春天,万物生长,皇上怎能无故摧残生命?草木和人一样,皇上今日不爱惜草木,日后亲政,又怎能爱惜百姓呢?这话道理并不错,加上是教育皇帝,所以后来为程颐的弟子们广泛传颂。但这番斥责对于小皇帝来说,却无法接受,他抛下柳条,转身便走。司马光听说后也很不高兴,对他的弟子们说:君主之所以不愿意接近儒士,就是因为程颐这样的腐儒造成的。

  阳明赞成司马光的看法,如果程颐与小皇帝一起做做游戏,再相机进行劝诫,效果不是更好嘛!他还进一步认为,即使是朋友之间互相批评、激励向善,也应该采取适当的方法:

  责善,朋友之道,然须忠告而善道之。悉其忠爱,致其婉曲,使彼闻之而可从,绎之而可改,有所感而无所怒,乃为善耳。若先暴白其过恶,痛毁极诋,使无所容,彼将发其愧耻愤恨之心,虽欲降以相从,而势有所不能,是激之而使为恶矣。故凡讦人之短,攻发人之阴私,以沽直者,皆不可以言责善。⑤

  王阳明要求朋友之间互相给他人提意见以利进步时,不要使对方觉得很没面子,但却要欢迎别人给自己提意见:“凡攻我之失者,皆我师也,安可以不乐受而心感之乎?”意在培养学生宽容博大的胸怀。

  在滁州任养马的太仆寺少卿时,来听讲的学生多达数百人,阳明不是照本宣科地死抠经义,而是白天领着学生去游瑯琊山,去玩瀼泉之水,月夕则与学生环龙潭而坐,歌声震山谷。阳明的教法是诗化的、审美式的,注重改变性情,改变气质。

  他自己不摆架子,也要求学生不摆架子。嘉靖五年(1526)会试,钱德洪和王畿双双中试,但不满于当国者攻击王学,一商议,放弃了廷试,与会试下第的黄弘纲、张元冲一齐回到绍兴。见了老师后,众人说起一路上与人讲良知学,有愿意听的,也有不愿意听的。阳明问道:你们可否知道为何有人不愿意听?钱德洪等认为,不愿意听的当然是一些脑子不开窍的人,但阳明不这样看:你们摆着一副圣人的架势去与人讲学,人家见到圣人来了,都害怕,于是都走了;你们应该将自己看作是愚夫愚妇,才可以去与人讲学。⑥

  王阳明还针对流行了上千年的师道尊严观念,提出了教学相长思想,提倡通过学生和老师之间的交流,达到“是以明其是,非以去其非”的教学效果:

  人谓事师无犯无隐,而遂谓师无可谏,非也。谏师之道,直不至于犯,而婉不至于隐耳。使吾而是也,因得以明其是;吾而非也,因得以去其非:盖教学相长也。⑦

  随才成就是阳明的基本教育方针,他认定人的资质是有所不同的,教学要因人而异,每个人都应该选择与自己性情相近的专业去努力,才有可能成材。

  一天,与弟子王畿、黄省曾等人闲坐聊天,天气炎热,他命弟子们用扇,省曾连忙起身说不敢。阳明笑了:圣人之学,从来不是如此束缚痛苦的,不是装作道学的模样。王畿也插话说:《论语·先进》中孔子与曾点言志一章,说的也是这个道理。阳明点了点头。

  曾点,字子皙,曾参的父亲,孔子弟子。孔子让弟子言志,子路对以治国为志,冉有对以富民为志,公西华对以兴礼乐为志,曾点的志向和他们不同: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孔子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!”与其他三人志在从政不同,曾点的志向是:在暮春三月,已经穿上了春装的时节,约上五六个成年人、六七个少年人,一起到沂水边去洗澡,到舞雩台去吹风,再唱着歌走回来。孔子长叹一声说:我赞成曾点的想法呵!

  阳明说,从这一章看,真正的圣人是何等宽宏包容的气象。老师问众弟子的志向,弟子们都一一作答,曾点却飘飘然若无其事,不但不答,反倒去鼓起瑟来,这是何等的狂态。等到回答时,又不按老师的要求,尽是自己的狂言,如果老师不是孔子,而是程颐,早就斥骂起来了。但孔子不但不骂,反倒称赞他。由此可见,圣人教人,不是用一把尺子裁量所有的学生,而是因人施教。如是狂者,便从狂处成就他;如是狷者,便从狷处成就他。何况人与人的禀性才情各不一样,又哪里是一把尺子裁量得了的。⑧

  他还在嘉靖三年(1524)八月,诗意地称赞了孔子这种教学态度:“铿然舍瑟春风里,点也虽狂得我情。”⑨阳明这种教育态度,不知说是有先人暗示合适,还是说有家传合适,反正有趣的是,他的曾祖王杰,也曾对门人称赞曾点说:“学者能见得曾点意思,将洒然无入而不自得,爵禄之无动于中(衷),不足言也。”⑩

  讲例子,打比方,是阳明最常用的授课方法。有弟子问,知识不长进怎么办?他用仙家说婴儿的例子,讲学习知识要循序渐进。

  他说,婴儿在母腹中的时候,只是一团纯气,有什么知识呢?出胎后才会啼哭,不久会笑,后来能认识父母兄弟,再后来能站、能走、能拿、能背,最后天下的事无所不能。这都是因为他精气日益充足,筋力日益强壮,智慧日益长进,而逐渐就能做到的。他又用种树作比喻:刚种根时,只管栽培灌溉,不要想枝,不要想叶,不要想花,不要想果,只要不忘记栽培,还怕没有树叶花果吗?

  在教育过程中,学生犯了错误,特别是青少年犯了错误,或者干脆说任何人犯了错误,应当怎样对待呢?王阳明坚持允许人犯错误,鼓励人改正错误的教育方针:“夫过者,自大贤所不免,然不害其卒为大贤者,为其能改也。故不贵于无过,而贵于能改过。”

  阳明教学生读古代典籍不要拘泥文句:“学者读书,只要归在自己身心上。若泥文著句,拘拘解释,定要求个执定道理,恐多不通。盖古人之言,惟示人以所向往而已。若于所示之向往,尚有未明,只归在良知上体会方得。”阳明教学,千叮咛万嘱咐,念念不忘的就是教学者致良知。

  注:

  ①《黄以方录》。

  ②《王阳明礼赞》,《沫若文集》第十卷。

  ③《训蒙大意示教读刘伯颂等》,《全集》卷二。

  ④《教约》,《全集》卷二。

  ⑤《教条示龙场诸生·责善》,《全集》卷二十六。

  ⑥参见《黄省曾录》。

  ⑦《教条示龙场诸生·责善》。

  ⑧参见《黄省曾录》。

  ⑨《月下二首》二,《全集》第787页。

  ⑩戚澜《槐里先生传》,《全集》卷三十八。

  参见《陆澄录》。

  《教条示龙场诸生·改过》。

  《传习录拾遗》第30条,《全集》卷三十二。


编辑:梁轶伦
上一篇:商贸兴盛人烟稠密的省中心镇
下一篇:没有了
数字报
Top